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万能险迎退保高峰 长城人寿短暂盈利后再陷亏损

万能险迎退保高峰 长城人寿短暂盈利后再陷亏损-中国的世界之最

2020年05月28日 03:59:10 来源:万能险迎退保高峰 长城人寿短暂盈利后再陷亏损 编辑:诸葛亮之墓

万能险迎退保高峰 长城人寿短暂盈利后再陷亏损

另外,2018年以来长城人寿偿付能力逐步下滑,从2018年一季度的212.12%,降至2020年一季度的152.89%。“公司内部资金补充能力较弱,近期销售的长期保障类业务占比较高,可以贡献实际资本,维持偿付能力充足率长期稳定,但若未来出现新业务快速增长、资本市场出现较大负向波动、股东不能及时增资等情况时,仍可能增加公司资本压力。”中债资信在评级报告中指出。

原标题:万能险迎退保高峰 长城人寿短暂盈利后再陷亏损

也是在这个时候,长城人寿提出最新五年战略规划,“聚焦价值类保障类业务,兼顾规模类业务。”2017年,长城人寿原保费收入滑落至50.78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砍半至17.51亿元。当年,净利润亏损也进一步扩大至7.23亿元。

超三成股权被质押令人欣慰的是,2019年长城人寿实现了9192.67万元的盈利。根据长城人寿2019年报,其盈利与关联公司的交易有关。

迫于现金流压力,长城人寿不得不将万能险看作应对流动性问题的短期“特效药”。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为了解当前机构股东、股权管理存在的问题,银保监会开展了保险机构股东股权管理情况调研,排查新形势下股东股权风险苗头和隐患。而截至今年一季度,长城人寿有5位股东将股权质押,质押占比合计为32.7%。

曾三年亏掉28亿的长城人寿,在2019年实现9192.67万元的盈利后,因自身造血能力有所欠缺,今年一季度再次亏损7552.71万元。

而这三年间,长城人寿万能险业务也急剧扩张,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增幅远超原保险保费收入。2013年,长城人寿原保费收入26.82亿元,保护投资款新增交费3.14亿元;2014年,长城人寿原保费收入24.29亿元,保护投资款新增交费为20.80亿元;到了2015年,长城人寿原保费收入26.81亿元,保护投资款新增交费却达到72.94亿元。

华融投资是金昊房地产的控股股东,也是金融街投资的全资子公司,金融街投资直接及间接持有长城人寿50.69%股份。西城区国资委直接及间接持有金融街投资100%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除了二级市场增持,长城人寿还接手了关联公司的两栋物业。2019年6月,长城人寿出资10.54亿元购买了金融街旗下全资子公司建设的位于上海北外滩的金融街(海伦)中心的D栋和E栋。

对此,长城人寿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退保是保险公司对客户的正常服务项目,2019年退保额度增加,是公司过去业务到达预期存续期以及新单业务提升带来的正常增长。”截至2019年年末,长城人寿保户储金及投资款88.27亿元存量资金面临到期退保和兑付。

不过,长城人寿方面告诉本报记者:“随着公司业务结构优化,及资本补充债券发行,预计公司2季度末偿付能力水平将有所提升。”

不过,长城人寿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正在实施差异化渠道发展策略,持续加大价值转型力度,推动高价值类业务规模快速增长。”

一位保险业专家曾向本报记者表示:“股权质押股东将保险公司所持有的股权质押出质的目的在于获得融资。股东出质融资对于保险公司来并没有直接的影响,只有当股东无法按照约定偿还融资贷款时,债权人才有可能对出质的股权进行处置。但是,若保险公司的股权被债权人处置,此时就会对保险公司的经营造成影响。”

长城人寿同样意识到万能险带给公司的整体风险,为了配合政策调整和降低经营风险,长城人寿缩减了万能险规模,2016年该公司原保费收入68.99亿元,保护投资款新增交费则降至34.13亿元。当年净利润也由正转负,当即亏损5.19亿元。

2019年4月到9月,长城人寿在深交所交易系统累计增持金融街3731.92万股,占金融街已发行总股份的1.25%。2019年9月6日,其又在二级市场以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出资约7.59亿元,受让四家关联方公司所持有的金融街总计8902万股股份,占金融街总股本的2.9785%。加上原本持有金融街2549万股(占总股份0.85%),长城人寿拿到了合计金融街近1.52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5.08%。

依靠万能险补充流动性成立于2005年的长城人寿至今已有15年的经营历史。2012年,该公司首次实现234.5万元盈利,此后3年,其盈利能力逐步提升,2015年实现了1.8亿元净利润。

“长城人寿2019年长期股权投资成本调整后营业外收入达到5.64亿元。长期股权投资权益法核算后获得2.09亿元利润,2019年以公允价值计量的投资性房地产的公允价值增值2051万元。”长城人寿在年报指出。

万能险迎退保高峰 长城人寿短暂盈利后再陷亏损

“股东进行股权质押是是业内常见的融资模式,是股东自身资本流动、业务发展及战略布局调整的需要。部分小股东的股权质押对公司的资本流动、经营业绩与发展没有影响,32.7%的股权质押比例不存在资金流动风险及经营业绩风险。”长城人寿向本报记者称,公司按照监管要求协助股东履行质押相关流程,并持续关注已质押股东的经营状况及持续出资能力。

“由于万能险属于中短期产品,对公司的现金流影响非常大,如果保险企业业务结构单薄,万能险一旦达到一定规模,下一期就需要继续保持其相当的收益,不然就会给企业的流动性造成很大压力。”有业内人士说道。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也指出,股权质押本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一般而言,国有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相对较少,而民营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更普遍,因为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相对较窄,保险公司股权是质量相对较高的押品,融资比率比较高,质押融资是很多企业的选择。但如果个别股东有过于激进的质押融资行为,会加大自身流动性风险,进而危及险企股权结构。

然而,随着无需增长和恶性竞争使万能险风险逐渐显现,被鼓吹的高收益弱化了保障功能,性质逐渐转变为中短期理财产品,期限错配等问题给险企带来极大的流动性风险,甚至可能引发兑付危机,影响整个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于是自2016年起,国家开始加强对万能险的监管,诸多万能险业务被叫停。

具体来看,目前,长城人寿共有19家股东,其中,前三大股东北京华融投资、北京金昊房地产和金融街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19.99%、15.57%和15.13%。

同时,由于前期售卖太多万能险,该公司目前正处于集中退保期,2019年退保金同比大增92%。万能险集中退保也给长城人寿的流动性带来较大压力,为此,该公司又不得不将万能险当作短期“特效药”继续加大售卖。

不可避免的是,2015年2016年销售的万能险业务在2018年开始进入退保期,2019年,该公司退保金为7.68亿,较上年同期的4亿上涨了92%。

2017年年初,保监会再次向各人身险公司下发业务分类自查整改的通知,重点还是万能险。“134号文”等监管政策的出台和“保险姓保”等市场方向的引导进一步压缩万能险发展空间。

不过,长城人寿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正在实施差异化渠道发展策略,持续加大价值转型力度,推动高价值类业务规模快速增长。”

但今年一季度,长城人寿再次陷入亏损,净利润为-7552.71万元。针对该公司2020年一季度亏损的原因,长城人寿回复本报记者称,主要因为投资端收益不及预期。“第一,受新冠肺炎因素影响,资本市场出现不利变动,公司二级市场权益投资收益受到一定影响;第二,股权类资产不定期分红,部分股权资产将在年末评估增值确认收益。”

2018年,长城人寿原保费收入回升至61.89亿元,同比增长21.88%;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37.14亿元,同比增长112.15%。2019年“开门红”期间,长城人寿通过银行邮政代理渠道销售趸交产品,趸交、期交首年和期交续期保费占比分别达到41.20%、21.81%和36.99%。

一位资深保险业人士曾告诉本报记者,万能险一旦回报率没有达到预期,客户就会认为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或者会认为当时遭遇了销售误导。另外,万能险还存在流动性风险,因为它不像长期险能够持续盈利,以及拥有持续的保费流入。

中债资信也在评级报告中指出,由于存量保户储金及投资款进入退保期,长城人寿面临一定的流动性压力。

友情链接: